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


曾经的那个他

发表时间:2019-5-25  浏览次数:923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  已经忘记了那一年春天漫山遍野的花树,只记得粉色的杏花曾被微风细雨打落成一地的粉红。也只记得,花树下,她满脸的湿意,眼泪淌也淌不完。
  一个人漫步在湖边,柔软的柳枝亲吻在水波上荡漾出浅浅的漪纹,宛如少女不为人知的心事,藏得深不见底,也藏得那么柔情楚楚。她已经,爱上了一个人散步。
  从前总觉得寂寞,总觉得孤单,从前贪恋繁华和热闹的味道,可是现在,唯有独处才可以换得心灵片刻得宁静。呼吸之间,仿佛空气里干净得只剩下草叶、露珠的清香,也仿佛,那个人从不曾来过。
  有一种忧伤,会让你总是不经意的时候才会感到心脏抽疼,只能静静地,什么也不做,等着这阵疼痛缓过来,等到血液重新涌动到四肢百骸,等到这股麻木逐渐消失。你才敢左手抚上胸口,深深地吸一口气。
  回忆的时候,眼睛总是酸酸涩涩地疼,却流不出一滴眼泪,因为悲伤,已经回流到了心脏的某一个角落,那是不容任何人触碰的一角,承载着少女最多得隐秘。当你小心地掩饰着那些秘密,当你可以自欺欺人地说“我从不曾爱过”,当你难过却流不出一滴泪的时候,我想,你终于成熟了。
  年少的时候,”爱情”总是来得这么猝不及防,就像是最纯净的水晶,可以折射出一颗真诚无伪的内心,那时候想不到将来,只觉得两个人、两双手紧紧相握便可以走到永远,便可以执子之手、举案齐眉。也只有年少天真的我们才会这样固执地相信,相信一个只能出现在夜晚的甜蜜梦境,并且以为,这美梦,不会醒。
  七夕的时候,,听到那句“我们结婚吧”,她在洗手间里哭到呜咽,就连现在想起也感觉悲伤蔓延、空气里充满咸湿。多年来内心最深得渴望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撞进耳朵里,为什么却感觉不到惊喜,只觉得讽刺。
  她想起那个夏天,那个流淌着浪漫和迷情的晚上,装着红酒的玻璃杯在摇曳的烛火下闪耀着瑰丽的颜色,犹如高贵、艳丽的血族充满诱惑的双唇。
  她抱着男人拥吻,他的手指穿插在她柔软的长发里,他火热的唇滑落在她的脖颈、胸口,她如一个溺水的人只能紧紧攀住眼前的浮木,听着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的音符……只要一个沉迷,只要一个沉迷……
  衣服滑落的声音在黑暗的夜里像是轻轻搔过窗口的羽毛,那么无声那么轻。她却一瞬间清醒,推开了身上那个滚烫的身躯,散落的裙摆妖娆盛开出一朵花的形状,就像刹那枯萎的情欲。她拾起衣服,明亮的眼睛里还有未散的火苗,勾起的唇角却坚定而倔强:“不行!”
  一句“不行”给了自己一个可以勇敢转身的理由,说不上后悔,却已经注定了今日的伤心。原来他们的”爱情”,就像是一朵娇艳的花,绽放的时候那么美丽,却经不起长久的时光。
  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习惯了另一个男人的柔情似水,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习惯了他的温声细语,他的,能把人化掉得宠爱。她说“我爱你”。眼泪汹涌而出,舌尖尝出腥咸的味道,心灵却迎来了前所未有得圆满,可是一颗心真的就完整了吗?她不知道。
  当时只是一时寂寞的选择,可是每个晚上,听着电话另一边的柔情细语,真的就不孤独了吗?如果真是这样,可为什么,午夜梦回,那张醒来后逐渐清晰的面庞,会是曾经的那个他?



喜欢就打赏吧!
关注微信公众号
"解语花文学"

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杰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
Search Engineer Indexed Pages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19 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黔ICP备19001217号-2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唯诺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