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


那个季节,那些故事

发表时间:2016-5-7  浏览次数:546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

  时间在随意的翻转着,那被岁月斑驳的痕迹,在举手挥袖间,不经意的把很多的故事捻辗成了追忆;那些零星的记忆碎片,也在指间一点点随风散漫而去。原来,红尘中,没有什么可以抵挡住时间,包括爱,也包括了恨……

  那年,春暖花开,爱情来过,盛放得万紫千红,低眉处,温柔浸润了一地,处处皆春风,安暖、惬意,最美处,笑容映满双眸!

  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于是,恰恰又在那年,秋叶纷飞,爱情又悄然凋零,像那瓣瓣落红一般,惹得人心生生就是痛。

  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,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捧净土掩风流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沟渠!

  与其不死不活得于风中飘摇,倒不如刀刀见血,是的,就是这样的,我总是喜欢着那种掷地有声的感觉。

  以为,拼尽了生命的热情,以为,用尽了一生的痴,便能留住一份久违的邂逅,而至最后爱情只剩下了赤裸裸的告白,还有那些最苍白而无力所谓的留恋。于是,左等,右等,心,终究被荒芜成这寂寂的清冬,光秃的枝桠,干瘪的大地,落寞的情愫,回眸,已是苍凉一片。

  心,不够强大,亦不够坚硬,我害怕自己会死在这一片萧瑟里,于是开始翘首以盼着春天快点到来!

  对不起,曾经说过你不来我不敢老去,曾经说过你若不离我便不弃,然而,没有阳光加身的日子,我真的无法走完这一个人的漠漠长路!请原谅我在这个冬天将自己转身成决绝吧!你投以一滴水,我便会还你一汪海般的深情,如果爱,我定不会吝啬我所能给予的种种,可是,你若连爱我都小气得藏匿在自己的心里,那么,长久地猜心,我会很累,很累!

  纵然你爱我终其一生,我亦无法用你的沉默来负载我这寸寸相思!

  也许吧!这冬天的寂静,这盛大的孤独里是在蕴藏着一场春天震撼、浩大的花事,是在攒足了劲儿地迎接着那些怒放的生命,那么,我走在这一程的寂寞里,是不是,离那一片葱郁的崭新不远了?

  那年,爱情来过,落成一粒胸前的朱砂,那季,爱情悄然凋零,然后,心头被剥离成一片难愈的疤。

  二

  曾经,很喜欢养花,喜欢看到它们招展的风姿,喜欢看它们在季节的媚眼里摇动着的五颜六色,更喜欢看那嫩嫩的芽儿,待放的蕾,一截截长成了茂盛、绽放的精彩模样。

  只是后来,就莫名的,莫名的开始担心起花儿飘零后的孤独,曾是,那么不忍心的看着它们在繁华过后,独自品味一杯一杯的悲凉!所以,我不再养花,因为害怕看到花落,因为不忍落花的孤独,所以宁愿不再贪婪花开的美丽!

  很多年了,突然不经细想的又买回了一盆雏菊!可能有些东西不管在记忆里埋藏多久,也总是不能不再念起,因为曾经真的心动过。

  买的时候不停地问那卖花的大哥好不好养,他是拍着胸脯和我说好养得不得了,说是和小河两岸的草花一样,生命力极强,而且花期长达三月之久。就这样我兴冲冲地将它捂在怀里抱回了家。

  可是没过几天,原本盛开的花儿居然全部萎靡不振,叶子也枯干了,我的心头掠过了一丝的凉意,便掉转了头再不敢看它,我真的怕被它揪扯出那些淡淡的伤感,一如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!

  我在心里微微一笑,嘴角扬起,强装着淡漠!

  给它浇些水,还施了肥,每一天视线都轻轻掠过那盆花儿,是的,只是轻轻掠过,我不能敢用心去看,我怕看到它生命深处的哀伤与凄婉!

  因为卖花的人说过它的生命力极强,于是我坚信它不会轻易就死去,我在等,等待一种重生的喜悦扑面而来,有如它一直未曾褪去的馨香,我相信它一定会倔强地活过来。哪怕用整整一个冬天的时间来等待,我都是心甘情愿的,因为,它的花香在,它的花茎还未真正干枯,仿佛让我听到了它生命急促的跳动声。

  是的,希望在,梦就在,纵然只是一米阳光,我亦愿攀沿着寻找到那整整一个世界的温暖!

  果然,它活了,在根部发出了细嫩的芽儿,那是多么鲜活的绿色啊,凭空就让人有了一种强烈的激动,周身的血液都开始变得粗犷而豪放起来。

  我远远看着它,恍若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一般,甚至连大口呼吸都竟是不敢,这充满了奇迹的生命啊,又又怎么能不让我的灵魂震憾?

  我自幼都很倔强,也很喜欢这种倔强!

  三

  从小就害怕生病,害怕看医生,害怕打针,更过分的是连吃药都怕。

  长大了,依然怕,怕到别人都会笑话自己的胆小,笑话自己的无用,可,不管怎样自我慰安,还是怕。

  那年,由于打药中毒,在医院一躺就是四五十天。住院期间,心魂不依的昏迷了半个月,醒来一切灰暗,情绪无比低落,直抵深谷。在护的士走进了病房,叫到我的名字说是要准备手术了,我的心更是紧张,那一刻好想被人紧紧握住双手,或者将我轻轻拥入怀中。瞧,我就是这么一个像是不谙世事的孩子,那般渴望着别人的疼爱和怜惜!

  最终,没有!早就和同病房的阿姨说过的,我不要医生推着我进手术室,我要自己走进去,那样会更让我感觉自己好像生了很重的病。

  一切,来不及细想,我就唯命是从地跟着护士走进了手术室,上了手术台,那偌大的走廊,那空洞的手术室仿佛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寂寞啊!寂寞得让我不敢睁开眼睛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浩浩荡荡的寂寞给吞没。

  医生来了,她说:“给你局部麻醉吧!”我唯诺地应着“嗯”,接下来就是耳边不停地响起刀子,或是夹子的碰撞声,它们此起彼伏得在我的身上交替地比划着,时而有揪扯的感觉,时而又听到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身体上发出“喳喳”的声音。我不敢想,唯恐一想会害怕的哭起来,这么大个人了可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哭鼻子,再哭,身边,不是爱我、疼我的人,哭给谁看?

  我将拳头握得紧紧的,心一直提到嗓子眼儿,我明白那个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,没有依靠、没有依赖,需要的就是一个人的坚强,所以医生说如果疼的时候就说话,我竟然不再喊疼,我相信一切很快都会过去,默默在心中祈祷,愿这一场灾难与疼痛,能换来我此后年年岁岁的平安,岁岁年年的快乐!

  也许,别人看来,没有什么、不算什么,可是胆小的我却像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一般,那些脆弱,曾经的那些强装的坚强,那时都被装订进了岁月的风华里,个中滋味,惟有自己知道……

  那个季节,那个冬天,无雪,透着隐隐的尖利,没有那皑皑白雪,这个冬天似乎显得少了许多诗意的道白。于是,那大把大把的寂寥就裸露了出来,我甚至想过去那醉人的江南里携一瓣六角的精灵而来,不为别的,只为把我的世界装饰得风华雪月些,呵,我怎么就能忘记潮湿的江南雨巷里,走不出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,那么那么柔软的国度里,只能开出一朵丁香花儿。

  不再渴望雪花,于是开始用热情的心去触摸干枯的冬,轻轻触摸,轻轻触摸,竟然生长起一垄一垄丰盈的故事来……

  他心疼的说,以后不要再写与忧伤有关的字,不要再去碰触那些凄凉的暗伤,我说,从此我罢笔可好?

  其实,罢笔不写,终究是我所不能做到的。因为习惯,习惯了一种依赖,依偎在文字的情怀里,月柔心寒,却也纠结喜欢着,就如同我终究是喜欢了这淡淡忧伤的味道,因我也是有些倔强的,喜欢在指间里描绘着生命的四季,涂鸦着岁月的浅痕!

  知道他是为我好,爱我、疼我,生怕我被忧伤的文字左右了大好的心情,而我也在一直努力,那么,那一冬的故事是否也是隐隐透着喜悦?像是卯足了劲儿要怒放的新生命一般?

  严寒已过,季节变换,春来生暖。而对于那个季节的那些故事,回放后装订成册珍藏,不再碰触,让其随风远去、远去。从此,与岁月牵手,与爱人相伴,直至白发苍苍,容颜老去,共同拥抱春暖花开的明媚,等暮色来临,一起观望花事的烂漫……




扫描关注微信号
—"解语花文学"


分享到: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杰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
Search Engineer Indexed Pages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17 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黔ICP备12005037号-1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唯诺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