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  自动排版


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花声

发表时间:2023/03/02 00:00:00  浏览次数:364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
不知不觉,二月已经走过多半,翻去一页日历,两个湿漉漉的字跳了出来——雨水,这两个字在眼前显现,浑身上下好像挂满着滴滴的水珠。

雨水,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个节气,开始让人心中有了一种浅浅的暖意。

立春虽然已过,好像还没有与冬天划清界线,常让人感到身边还有挥之不去的寒意。而雨水一到,就觉得那风一下子就柔软了许多,不再是那么硬生生地刺脸,也不再是寒凉直通通地钻进怀里。抬头望望河岸两旁的柳枝,也开始由干涩的褐色变出了一层似有似无的绿。春雨随风潜入夜,温心暖情更怡人,大地万物,天然谦卑,而人的思绪,也可在自然中找到身影。

“小楼一夜听风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当年陆游就这么挥手一笔,就把春天的温润写到了惊艳,把江南巷子里的卖花声写到了绝境。

江南的春雨,总是带着淡淡的惆怅,落在悠长悠长的小巷中,吟唱出来的是浅浅的诗韵;落在春草的池塘里,带来的是盈盈的情致;落在江南的黛瓦砾上,蹦跳出来的是绵绵的情意。

坐在雨水时节一片烟雨迷蒙的江南景色里,写着一段关于雨水的清浅文字,心底里会不由自主地牵扯出千丝百结的思绪。这思绪犹如雨丝般缠绵着人的心,将人的情感完全的浸透。“春雨细如丝,如丝霡霂时。”而此时,心中所有的情,也都深深藏在了这绵绵的春雨里。

季节就是这样,在时光里淡淡地徙转着,立于流年的转角里,轻轻抖落掉满身的烟尘,把那些老去的时光仔细晾晒,将那些尘封的故事一一翻捡。很是怀念已经过去的那些年,里面藏有我难以名状的悲伤,藏有我没心没肺的笑脸,藏有我单纯幼稚的烦恼,还藏有我遥远得没有形状的未来。

与风尘相携,与往事相望,拥着流年中的一袭清浅,任那些美丽与忧伤姿态万千。

此时,在滴滴答答的雨声里,那些早已泛黄的往事便会因雨色而绿,当下的世事也因雨色而缓,痴痴的目光因雨色而向远方瞭望,慌乱的心绪也因雨色而变得宁静。

静静的夜晚,立于小楼听春雨,我完全把恍惚的情思寄托在了飘落的细雨里。

这雨声,予以了我一种优雅的情调,让人独享着一份清欢,使人内心得到了一份独特的安静。在朦胧的夜色里,听着雨滴从光影间滴落,好像是在听着一首温婉的小夜曲,滴答之声,时大时小,时而如低音提琴般深沉,时而如小号般尖锐,此起彼伏,交相呼应。

雨水时节,夜深人静,卷帘读书,突然翻看到了蒋捷写的那首诗: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”

独坐于小楼听春雨,内心其实所喜爱的并不是听雨,而是听着雨滴落下的瞬间,将心事一点一滴地融入进雨滴里,融入雨滴里的也不仅仅只是心事,还有无法向人诉说的闲愁与伤情。

在经历过了一些人,一些事后,倚于小楼听雨,每一回的心情都是不同的。由原来的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,变成了暮年的感怀伤时。

雨声年年依旧,小楼一夜听雨,在我们的一生中,不知又能听它有几回?

数一数所走过的脚步,里面有多少的遗忘,有多少的徘徊,有多少的匆忙,有多少的流离,有多少的悲伤,有多少的欢喜?我想,千帆过尽,一切绚烂都将归于平淡,所有悲欢离合,也都会随缘随意。

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”雨水,一个美丽而又富有人情味的暖心节气,定是一首诗的韵脚,是一阕词的情意,是一幅画的泼墨,是一封信的起笔。无论是浓一笔,还是淡的一笔,都目沐而清,无论是长的一句,还是短的一句,都会让人心欣而喜。(作者:谈笑在指尖)


大自然的雨千变万化,在不同的季节里会给人不同的感觉。雨是人类的福祉,它带来了生机。但同时,雨也会带来灾难。

当春姑娘迈着轻快的步伐,悄悄地到来,揭开大地洁白的被子,唤醒了小

草和树木,敲开了冰冻的的河流时,雨紧随着春姑娘的脚步来到了这里。春天的雨,和风细语,如同一股甘泉,滋润万物。沙沙沙,沙沙沙,敲出春天的乐章。春天的雨是大地的福星。农民们因为雨水的到来欢呼雀跃,种子喝饱了水茁壮成长,可能这就是“春雨贵如油”的原因吧!

炎热的酷夏来临,雨水展现出了不一样的形象。这时的它,像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君主。开心的时候,降下恩惠,洗刷夏日的炎热,带给人们清凉的慰藉。大树仿佛是他忠实的臣民,撑开绿色的伞盖,承接君王的恩赐。但是,当君王暴怒的时候,愤怒的雨让河流暴涨,造成了决堤;他让洪水泛滥,淹没了村庄;这还不够,滑坡和泥石流也相继到来,给人们带来沉重灾难。但是,这些灾难是人们自己造成的,是我们乱砍乱伐,肆意消耗大自然的后果。

金色的秋天来了,雨水又变得温和起来,冲刷了酷夏的炎热,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感到无比舒爽的清凉。同时,秋雨发出了一个信号——庄稼成熟了,该收秋了。它催促着人们劳动,丰收的喜悦荡漾在所有人的脸上。金黄的落叶夹杂着如烟雾般蒙胧的细雨,构成一幅唯美的画卷。

冬天,寒冷的天气使雨抱成了团,变成了一朵朵晶莹剔透的雪花。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土地上,很快就将大地装扮得银装素裹,美轮美奂。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,雪渐渐融化,渗入地下,来年,这些融化的雪将成为土地的养料,让这片土地变的更肥沃,为明年的丰收打下基础。

然而,这些年,人们污染环境,排放废气,让雨水变的污浊不堪。它有了一个新的名字——酸雨。它不再造福人类,开始危害大家。树木、房屋、衣服,通通被腐蚀,怎么办呢?人们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开始着手保护环境。但长久以来的破坏又岂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,这是我们长期奋斗的目标。

雨是变化无常的,它与我们的生活和环境息息相关,雨水滋润万物,我们也要爱护环境,让雨水永远纯洁无垢。


今日雨仍旧淅淅沥沥地下着,不温婉,亦不似江南小雨般缥缈,却于无端中多出一份美感。耳边的雨声越来越大,不间断,真真是银幕般,笼罩全局,无处可躲。刚刚考完试的我也是一身轻松。

夏日的雨总是几分狂躁。我并不喜欢下雨的天气,尤其是夏季这般大雨,更厌恶在雨中行走时,湿了衣,浸了鞋。却爱极了,下雨时,家中娴静的坐着的一份安宁;欣赏雨景与绿树,与各样景物相互映衬的美;亦或是撑伞雨中漫步的闲适;但我更爱的是雨水接连成线下发生的温情,温暖。人间温情往事从来不断,眼前的雨滴滴相连成线亦承载着温情。

看着眼前的雨,耳边滴滴答答的声音,似想起也是同样的磅礴大雨,又好像比这更大更大。当我正在为同样的大雨苦恼时,却也别无他法,只能任雨水飞溅,迈步行走在雨中前往学校。可不过才几步路的功夫,我的裤角便已被浸湿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反之我的心情便不怎么美好了,多出几分苦恼。裤角湿答答的粘在腿上,浸湿的部分还有隐隐向上的趋势,书包、袖口凡稍稍露出一点,就被雨水毫不留情的打湿。

突然,注意到后面来了一辆车,我赶忙尽可能往里靠,我可不能让我的衣服再添“伤情”,这样想着,我赶紧向边靠。车速很慢,真的很慢,甚至有更慢趋势,看着车不走,抱着算了,我先走的心情,我正准备迈步,车窗却缓缓而下。

“小妹妹,我载你吧”,窗口邻居阿姨开口道。

“不用,不用”,虽然很心动,但我仍理智拒绝。开玩奖,我与她并不相熟。

“没事,我儿子跟你一个学校,平常我也经常看到你上学。再说了,今天雨下这这么大,等你到校衣服都打湿了,还怎么上课?还是我载你吧!”

“哦,谢谢阿姨”,在几番推阻下,我不可避免的接受了,但心中很温暖,也很感激这个善举。

事情很小,却充斥着温暖。那一天我来到学校餐厅读书,可能是由于雨下的很大的原因,并没有多少周托生,只有寥寥几个日托生,但我却听到相同的事,在不同的地点,不同的人,以不同的身份上演。

或许,每一个雨天都是这般温暖,每一个雨天都有值得回忆的温情。眼前的雨已停,停得恰到好处,但雨水滴答声却未停,雨水连珠,温情不断。雨停了,但温暖的善举从来不会停。愿人间雨落时,人人皆可携一抹温暖而行,给他人,亦是予自己。

夏天的雨总是阴晴不定,刚停的雨,这会儿又在淅淅沥沥,但我坚信温情此刻也在上演。无论何时,何地,总是不乏温暖。(作者:莫离蓝)


经晚风与燥热的彻夜对话、交谈,由夜色作证,我最喜欢的晨曦会不负晨约,行经千山万水,踏过万水千山,静候在窗前。翌日醒来,推开窗,纵目一望,远山的青黛以葬在一片浓烟中,近河的安然已被雨弹击得粉碎,青锦似的水面绣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圆圈。甚至,连楼下的高树矮花也无一幸免,它们垂首,傻站着,谩骂,劈头盖脸……

原来,晚风与燥热谈崩,晨曦不见,心灵惆怅得像花在雨天失去了千伞万伞。

行于世间,我想,任何时候都不要把祈念当成触手可及的现实来对待,否则,失望会大于天。因为,你的晨曦,在夜的股掌之间,极有可能化作倾盆雨,洒向尘世的千山万脉。同样,挨近你心魂的软雨,经彻夜的奔波与翻卷,也极有可能酿出阳光,轻覆现实的世界的万脉千山。世事充满变数,唯懂得转换,才知晓了幸福的起点。试想,如果尘寰的运转,总按照寸心预定的轨道进行,何来泪泉乍泄,何来西风携愁,过江,入眉弯?

相对而言,世事确定即不确定,不确定方为确定。所以,折行于逼仄的环境,没有必要用泪水祭奠,转身之间,前路阳光涂抹,脚下一马平川;辗转在艰难与窘境中,也不用将脸上的微笑摧残,你看,千里荷田总被小荷尖尖点燃,夜来香的指尖,袅起清芬万千……

倚窗,任岁月。不言晨曦,不谈雨漫,内心的安宁,蔷薇藤蔓般绵长,被祈念包裹的一天缓缓打开,其间,依旧装满天空、飞花、云霞与灰暗。重要的是,别忘记了我们在给寸心讲花墙上怒放的故事,也要讲不胜风雨的一地落英,既讲述了曾经踮起脚尖眺望过黎明的潇洒,顺势,也别忽略那贴着地面聆听风声的伤痕。

泰戈尔说:有一天夜晚,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,从此我的梦透明了;有一个早晨,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,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。的确,若是寸心处于山环水绕之地,往前,何处都是起点,即便,退后也要飒爽地与留念作别。支起生命的炉火,妄念作柴,岁月的壶里,沸腾的是当下的安暖,纵使,有时因心不甘,换得一帘梦断,转头,已是心无波澜、泪意阑珊……

数着几粒落在马蹄莲上的雨点,倏忽间,晨曦好像被青绿的叶托起,至少在我的心上是……(作者:*闲坐等清风*)





喜欢就打赏吧!
关注微信公众号
"解语花文学"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婕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\51.la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23 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ICP备案:备案进行中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TJ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