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


故穿庭树作飞花

发表时间:2018-3-24  作者:沉默  浏览次数:323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东君意踟躇,青女情可燃。春风久不至,飞雪又绵绵。

——题记

一冬无雪,至二月最后一天终于迎来了那场迟到的飞雪,使满城男女老幼笑逐颜开、欣喜雀跃。即使是入夜降雪,很多人也还跑到外面雪地里赏雪嬉戏、拍照留影。而今已三月中旬,马上就是春分时节了,但春天的脚步还是那样迟缓、蹒跚,积雪未消,树枝未绿,草芽未发,乍暖还寒。然而飞雪却连绵,前天降了第二场雪,今天此时外面又飘起了小雨夹雪。“玄冥不出权独占,青女三白势转严”(元•张可久《一枝花》),看来冬天的冷天气还将赖着些时日……

唐代诗人李义山在《赠句芒神》中说:“佳期不定春期赊,春物夭阏兴咨嗟。愿得句芒索青女,不教容易损年华”,意思是说,人们叹息春意蹒跚,希望春神与雪神商量一下,不要耽搁、损害了美好的春光。这是一首盼春、惜春的诗,表达了诗人对春天的想往。而诗人韩愈有一首《春雪》诗,却很乐观的说:“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。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”。意思是说,青女(雪神)嫌东君(春神)行动迟缓,用飞雪来替代还未开放的春花,装扮春天。这也从另一方面赞美了春雪的美好。其实春雪较比冬雪有更多的积极意义,所以也惹人格外喜爱。正如歌曲《塞北的雪》中写的那样:“你是春雨的亲姐妹哟,你是春天派出的使节……你用白玉般的身躯,装扮银光闪闪的世界。你把生命溶进土地哟,滋润着返青的麦苗迎春的花叶……”

我很喜爱雪。2月28日的第一场雪,虽然“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”,已让我欣喜若狂。那种欣喜之情还未消减,又迎来了3月14日的飞雪。

那天天空一直很灰暗,无风,气温确不低,预报今天有雨夹雪。我盼望着,几次倚窗翘首,不见音讯,直到午夜始见毛毛细雨才悄然飘落。凭藉路灯的光照可以看到细细的雨丝呈垂线式的滑落,全无声息,静夜里也听不到一点落雨的声音……第二天一早,抚窗临望,但见“晓来见,玉楼珠殿,恍若在蟾宫”(宋•杨无咎《白雪》);“朔风凝冱,不放云来去。稚柳回春能几许,一夜满城飞絮”(南宋•卢祖皋《清平乐•庚申中吴对雪》),细雪迷蒙,银装素裹,好一派北国风光。外面的一切都已不是昨日的模样,这又给了我喜从往外的惊喜。我立刻穿戴好,拿起相机,疾步走进这苍茫世界。

雪还在时紧时疏的簌簌地飘飞着,因为这雪是春雪,雪片较重,加之先雨后雪,雪很黏,庭院里的高矮树木都沾满了白雪,枝条长而密的就似雾凇一样,枝条短而疏的犹如缀满了花朵,千姿百态,尤为壮观。小广场铺上了厚厚一层白雪,一串脚印也没有,毛茸茸的,那座“荷兰水车”更加亭亭玉立。周围的亭台楼阁、木扉门庭、池畔水榭、小桥路灯也如待嫁新娘妆扮得素洁靓丽,眼前世界俨然仙境瑶台,真如宋代葛长庚、刘辰翁在诗词中所描绘的那种场景,“广寒宫里,散天花、点点空中柳絮。是处楼台皆似玉。半夜风声不住。万里盐城,千家珠瓦,无认蓬莱处”;“甚天花、纷纷坠也,偏偏著余帽。乾坤清皓。任海角荒荒,都变瑶草。落梅天上无人扫。角吹吹不到。想特为、东皇开宴,琼林依旧好”……我犹如置身琼林蟾宫,环顾四周,满目珠玉,举手投足也好似在童话世界的梦境里,一时间,让我感慨万千,思绪荒荒,“怅望几多诗思,无句可形容”……

我漫步在庭院的小径,徜徉在楼楼之间的石阶,身心澄澈,神清气爽。一个人在雪中赏雪,无意间徒生些许浪漫情怀,抑或小资情调。但此时此刻,我感到很自由,可以心无旁骛的观瞧周围的一切。看那高矮有序、参差错落的树木,皆换了往日枯槁颓唐的模样,玉树银枝,琼花绽放,不是春光,胜似春光。“又争奈,看看渐回春意。好趁东君未觉。便先把,园林都装缀。看是处,玉树琼枝,胜却万红千紫”(宋•姜夔《催雪》)……看那座座小楼各具特色的门房及院落,更是别具风采,挂满藤蔓的木门和栅栏、坠着红灯笼的小小亭阁、闲置的休闲秋千、座椅,在白雪的装饰下犹如一幅幅清新的油画,但“见冰锥满檐,琼珠满帘,全不把尘埃半星儿染” (元•张可久《南吕•一枝花•湖上归》),那种素洁的美更是让人赞叹……看那水渠池畔落雪覆残冰,白中露微绿,池中、渠岸的“玩石”都戴上了高高的“雪帽”,好像大个的馒头、米糕一样,让人遐想,夹岸的枯树枝条也换上了素白银装,与灰暗的水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,就像一幅反差强烈的黑白照片一样……看那曲折蜿蜒的石板小径延伸处,一片茂密的小树林,雪域琼林,一夜春风,赢得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置身树下,仰望琼枝,真有如梦似幻的感觉。“巧沁兰心,偷黏草甲,东风欲障新暖。谩凝碧瓦难留,信知暮寒轻浅。行天入境,做弄出、轻松纤软。料故园、不卷重帘,误了乍来双燕”(宋•史达祖《东风第一枝•咏春雪》)……

时近中午,雪停了,天色开始放晴,北边天际渐露蔚蓝底色。偶有寒风盘旋,卷起细雪漫天飞扬,树的枝条颤抖,摇落一树梨花柳絮,也煞是美艳可叹。“漠漠梨花烂漫,纷纷柳絮飞残。直疑潢潦惊翻,斜风溯狂澜。对此频胜赏,一醉饱清欢”(宋•陈允平《红林擒近•寿词•满路花》)。阳光微露,楼前方砖过道的雪已融殆尽,房前檐角处的融水也开始滴落……

俗话说“瑞雪兆丰年”,苍天不负人愿。元代诗人张可久在《南吕•一枝花•湖上归》中有这样一段词:“青山失翠微,白玉无瑕玷。梨花和雨舞,柳絮带风撏。拨粉堆盐,祥瑞天无欠,丰年气象添”……

(2018年3月16日夜起稿、19日结稿)



喜欢就打赏吧!
扫描关注微信号
"解语花文学"


分享到: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杰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
Search Engineer Indexed Pages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18 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黔ICP备12005037号-1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唯诺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