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


一人清幽,一人黄昏

发表时间:2017-11-20  作者:木凡  浏览次数:405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多少个日子没有出去走走了?细细想来竟有些时日了。

记得上次是友人来聚,才忙里偷闲出去散了散心。而今听闻他也过的不大好。

独自踱着步子,懒散地在一汪湖水边,静静地赏着风景。恼人的愁绪也就渐渐消退了。

从未觉得北方也有江南那般软润。轻的像风,薄的似纱。但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。

金黄色的光线从枝隙间穿阜楼宇,洒在脸上,便是一片舒心,一片阑珊。独依斜栏,看着黑点儿似的飞鸟从夕阳尽头渐渐地飞来,落在弱柳斜枝上,引的群鸟共鸣,百鸟离枝。便是到了黄昏最浓的时候。

园子里山水诗意,枯木拂风,岸旁的柳树,如瀑布般直泻湖中,掀起一湾湖波来,又扩散在别出去。黑天鹅在柳絮间来去游弋,倒影深浅迷离。金鱼亦是藏在残荷叶子底下深入浅出,像是捉迷藏似的,藏来躲去,甚是趣味。

沿着湖面的轮廓轻游渐走,湖泊像一面镜子,恬静宁淡,净洁澄明。把园子里的亭台楼榭、曲折桥廊、秋草古木、碎石山峦皆清晰地倒映在了火红色的湖泊中。当真是“天连秋水碧,霞借夕阳红”。贴切到了极致!

这个时候湖岸上的石子像镀了一层黄铜似的,闪着幽幽的光辉。大大小小的撒在湖岸,多么像九天玄女抛在人间的宝石!

我出于贪婪,并没多走。最是喜欢在这迷人的光线中窥视着尘世的光彩。深怕光线会随着身子的移动消失不见,只得站在一处远远地向它瞭望。

湖面上渐渐出现一层层浅浅的湖波,一叠叠地打在石子的半腰,又退了回去化成一圈圈的波纹,一处波光粼粼,一处褶褶生辉。

当然,这浅浅的湖波可不是园子里的清风送来的,而是在远处,美丽的黑天鹅正兴高采烈地振着翅膀在嬉水呐!

正是由于它们在水中调皮的嬉闹,才使“两轮”余红的落日生动起来。一轮倒映在湖泊之中,一轮则匿藏于云端,一轮仿佛静止于云畔,一轮则波澜于水中。一轮恬静淑雅,一轮活泼生趣。二者相互衬照,相互生彩。

这时黑天鹅又扑哧着翅膀,闹腾起来,一汪碧静的湖水便瞬间飞起,像一串串连线的珠子霎时断了线,一颗颗地跌落水中。

又高又大的水注随着翅膀的张弛向四方飞出,化成一排排水帘,此起彼落。照着头顶上那轮红扑扑的的夕阳,便折出一道细细的彩虹来,漂浮于湖面上,竟如仙境一般。

溅起来的的水花又落入水中传过湖中的落日那面。他们仿佛一瞬间就有了互动,开始波澜起伏,湖水荡漾的越急,落日便会摇摆的越厉害。真是一幅双阳斗艳画,一幅天鹅戏水图。

我竟不知不觉间看的全然呆住了。

湖岸边有数丛一人高的芦苇,在风中招展,略有几分萧瑟之意。芦花开的正艳,向着那夕阳,也不觉间映得红了。纤细的枝干,光滑的质感,一片片细长的叶子托着毛茸茸的芦花,在风中招摇。恰巧的是不知何处传来二胡的声音,调子凄婉空旷,跌入荷塘,一池残荷败叶本是萧条无所的,但在这个时候恰恰添了几分枯意秋禅的韵致。枯荷、枯木最是在这个时候,一点也不觉得枯了。这样一来“莫叹萧疏秋已暮,尚有残荷散清幽”的句子倒合我的心境了。

许是天凉的缘故,湖面上笼罩了一层薄薄的寒雾,忽见得远处的山正是水黛墨色。朦朦胧胧般如玉女出水,隐隐约约间仿佛在雾里看花。那些不知名的树木变的深暗起来,仿佛把那山一下子拖了出来,映在眼底,像一幅水墨国画。

如果在这个时候没有渔枫的衬托断不算美的极致,在广阔的湖边一角,在那青雾深处。穿着一身浅裤深衣的老者,靠着渔枫。静静地垂钓,一脸的风轻云淡,安逸苏祥。倒有几分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韵味。

暮秋沉沉,一树红枫最是惹人爱的,总能在秋一色的景致中出落的香艳清绝。

它受历代古代文人墨客的喜爱。或是失意才子张继的“江枫渔火对愁眠”;或是李贺的“枫香晚花静,锦水南山影”;或是戴叔伦的“日暮秋烟起,萧萧枫树林”;亦或是张志和的“枫叶落,荻花干,醉宿渔舟不觉寒”。皆是对它情有独钟,痴爱不决。

生在北方的我,总是对枫有一种无言名状的痴爱。它不仅有俊俏秀雅的风骨还有临风玉立的姿容,或伫重山,或独立河岸,皆风情万种。绿似翡翠,红似彩霞,韵致出俗。即使在严寒酷冬,抖落了叶子,也留得几株铜枝铁干于雪虐风饕【tao:一声】之中,积着皑皑白雪。

天色渐渐向晚,泼墨的山浅浅的退了,只听得寒鸦呜呜的啼叫。一个人的我,置身于黄昏,与暗暗的光线交织在一处。仿佛把自己掏空了似的,竟得一身轻松。

抬望眼,云朵深浅色,晚霞余韵还在,一轮红的似火的日便徐徐欲坠。真真是美的极了。

黄昏的美,仿佛是一杯微温的酒,总没有意尽的时候,却又增添了许多情愫在里头。它仿佛是一樽平静与淡泊的隐语。把生命中的落寞与喧嚣沉淀在其中,然后所有况味一饮而尽。

而今作为天涯客,年岁葱茏,前路遥遥,可惜了岁月弹指刹那,虚度了烟云转瞬即逝。也许古往今来,正是如此,才有人发出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的感叹!

有人说:“黄昏是此岸,是破晓前最飘逸的伏笔;黄昏是彼岸,是破灭前最惬意的结局。此岸,彼岸,连接起来,便是整个人生”。

于此颇为相似的便是诗佛王维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绝句。他一生揽一份山水情怀,觅一处闲适惬意,不修持于物,不所惑于境。如行云自由,如流水细长,形迹无拘束,超然于物外的精神境界。倒显得智慧豁达的多,这样的人生是多么令人羡慕神往啊!

不知不觉间已走出了园子,灯火已初上。



喜欢就打赏吧!
扫描关注微信号
"解语花文学"


分享到: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杰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
Search Engineer Indexed Pages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18 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黔ICP备12005037号-1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唯诺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