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


冬日闲语

发表时间:2017-11-11  作者:飞雪∮飘凌  浏览次数:14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天渐渐变冷了,让人不禁怀念秋天的气象。

秋意里,天空的阳光不太那么耀眼,拂面的微风中透出一股凄凉。抬头看去,那满山黄遍的树叶,也和我这慵懒的人生一样,悠悠地在稀薄的空气中盘旋,最终落到地上。

想起了上月喝的那壶酒,是与邻村老陈喝的,就两人围着一个火炉,把酒壶放到火焰上微微温煮,他说这就是从江南带回来的,细细品呷,似真有股江南那小桥流水的感觉。酒微微有些晕头,便就靠着村头的草垛卧下,仰看着苍穹宇宙,我们是什么?我们什么也不是。星辰大海中,我们只是漂浮在汪洋里的泡沫,永恒对于我们来说太遥远,众生的彼岸,是大多人堂而皇之的直前勇往。

今日午后,天空中蓦然出现了一缕阳光。我搬了个带靠椅的木凳子坐在院子里,随手翻开一本书,细嚼着文字中的韵味。于我来说,幸福便是忙完一天的工作,悠然的坐着静静看书,没有比这更让人心神安宁。然而世间事情,安逸时光总是很少的,忙碌过后,人们总是很珍惜那些短暂的温存慵懒。

回头看见放在墙角落里的那把木吉他,不知有多久没有拿起过它,抱起来吹了吹琴面上的尘灰,那空中飞舞的灰尘再次让我想起了秋天的落叶,厦门秋天的落叶。

犹记那年秋意正浓时,年少轻狂的我和老陈,就是抱着这把木吉他来到了厦门。海风吹拂着鼓浪屿的沙滩,我们在曾厝垵的酒吧里忘情地歌唱。不知天高地厚又没心没肺的岁月里,唯有梦想是唯一振奋前行的方向。蹉跎了多年,我们又回到了故乡,老陈说还是家乡好啊,厦门那有海滩,我们这有高山。

晚饭过后,阴雨便笼罩了小城。我抬手看了看手表,已经很晚了,本打算上床睡觉,老陈兴冲冲的前来敲门,说他相得了个姑娘,准备结婚了。我一面吃惊,一面欣慰,我们年岁都不小了,已到了而立之年,成家立业、结婚生子,这是人生不变的轨迹,然而就是这个轨迹,牵挂了我们的一生。老陈呵呵笑着说:“说不定不是牵挂,而是羁绊。”羁绊,羁绊了一颗向往自由飞翔的心灵,但是让终日惶惶不安的心找一个归宿不也是挺好吗?飞翔也会有累的时候,也需要停泊的港湾。

老陈嘀咕说道:“只是以后不能经常叫你去家中喝酒了。”我笑着说:“我们可以学李太白,来个对月畅饮。”老陈微微低下头说:“人生就像围城,城外的人向往城里的温存,城里的人又怀念城外的自由,我们都活了三十年,却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?”三十年里,我们的梦想变了又变,理翼改了又改,但是时至今日,我们还是漂泊不堪。老陈说他喜欢漂泊的感觉,背着吉他,去往诗和远方。但是人走远了,还是想回来,就像那些年在厦门打拼一样,到头来我们还是回到了故乡。“我们当时回来是为了什么,你还记得吗?”老陈思索了很久告诉我“为了那最初的爱与梦想!”

倏间我心中泛起了涟漪,在那灯火阑珊的幢影中,我又想起了那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孩,那夜如水的寂静,秋意正浓泼,霓虹闪烁的繁华下,没有喧嚣的浮妄,微风吹拂着我的白色衬衫,我双手揣进裤兜,她侧身轻轻挽着我的衣袖,没有未来、没有方向地走在南屏路的街头。那张稚气的脸庞中,透露出来的是纯真不带一丝杂质的温柔。

不觉意识有些模糊,忽听老陈叫了我一声,我转头看他,老陈却抬头看了看天象对我说:“今天是冬至,地雷复卦,一阳初生,正调黄钟,世间一切事物又重新开始了轮回。”我一拍脑袋说道:“是哦,冬天开始了。”

上一篇:青石桥之恋


扫描关注微信号
—"解语花文学"


分享到: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杰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
Search Engineer Indexed Pages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17 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黔ICP备12005037号-1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唯诺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