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


小楼昨夜又东风

发表时间:2017-7-15  作者:雾吟风啸  浏览次数:230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夜来风起,帘雨潺潺,羁囚他乡已经三年了。这位人间的诗词皇帝李煜,将深深的目光凝进沉沉的夜色。云山遮处,千里之遥,他的故国花月正春风,却在梦魂中,梦里不知身是客,故国在江—南,今生何由见。苦涩的思绪如今夜的月色,拂一身还满,散发丝丝缕缕的惆怅。多少往事涌上心头。

遥远的江南,曾经的小楼,吹笛弄箫,夜船雾歌,如今隔断了云山,隔断了烟水。当年的一份风雅,一抹悠然,令笙悠笛彻,蝶舞雪回。他的人生就将这样走到尽头,摔断了瑶琴,留下的是凤尾的幽寒;破碎了心里涟漪的山脉,只剩下满鬓的清霜残雪。故宫的风声依旧,春江的月色还在,已是别时容易见时难,落花流水春去也。拾起遗落的心绪,凭栏眺望,故国千山寒色远,笛在明月楼。他的心已是暮雨的清泪啼血的杜鹃,又能飞越满城风絮的轻尘吗?

他是悲哀一生,也是幸福一生。他用故国的不堪回首的明月,用不尽哀愁的滔滔春江,寂寞潺潺的帘雨,为自己筑了一个被忧伤浸透的无比凄美的坟墓,长眠夜长人奈何的叹息。

他不想抗争,没有想过欲与天公试比高。他知道自己一腔的柔情,举不起惊天地泣鬼神的霸刀,跨不上裹革的铁骑烈马。他也不善于阴谋,更不擅长诡计。在争霸一方中他选择退却。

金剑沉埋,壮气没蒿莱。然面宿命逼他出招,他又怎能敌得过雷霆万钧的一击,躲得开血染黄沙的一劫。他象一片落叶,在萧瑟的秋风里凋零。他败在君子坦坦荡荡,败在儿女柔肠万千。他给后人留下了一片伤心明月,空照秦淮绵绵不绝的叹息。

曾几何时,故国的东风,吹倦了他这个倚楼人,春夜阑珊,雕栏玉砌犹在,烛影摇红,金兽喷香,他凤箫吹断水云闲,重按霓裳歌遍彻。他只想柳眼梅腮年年,一份真挚的爱情地老天荒。在他的词里找不到一剑纵横万里的干云豪气,凸现的是婉约缠绵,炉香闲袅凤凰儿。记得那时残阳当楼,他向孤帆只雁,问秋水长天,伊人何处,他的凤凰儿又在那里。那时他刚失去了他的妻子大周后,抚遍栏杆,满胸的郁结对景难排,任湘帘不卷,终日问燕向谁来。也正是此时,丹桂树下,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他眼前。他还以为是如隔云端之妻大周后从玉楼瑶殿冉冉而来。一种欢喜,一种欣然由然而生。一个女子衩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向自己走来,一种娇憨,用款款温柔熨平自己的创伤。这就是后来的小周后,他忘不了她的金雀钗,梅粉面。他欢喜她的柳眼如月,秋波欲流。他记得秋风乍起,落红成阵,教人休扫,留待她归,听那或深或浅的跫音。当年的春花秋月,琴心箫意,感君怜,相看无限意。

一旦归为臣虏,恨林花谢了太匆匆,如今只有梦里一晌贪欢。往事已成空,多少泪,滴在明月中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李煜的一生,是幸也是不幸,他拥有真挚的爱情,却无能力保护,他拥有权力,却无法继续。也是他真挚的爱情和国破家亡的屈辱,将他的才气绵延至今,将一生的襟心注入不朽的文字。

记得最是仓皇辞庙日,垂泪对宫娥。别了故国的千山,别了家乡的云水。从此或凭栏,或无语,或梦断,只有江南的小楼,楼前满阶的红叶,回首恨依依。沉浸在回忆中,唤起曾经玉笙吹彻初寒,教坊离弦一一如梦中。望断征帆归棹,问苍天,繁华散去,算来一梦浮生。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,只有梧桐寂寞影锁心秋,与他同来的小周后羁囚在别院,咫尺天涯,相爱不相从,那份怀念,那份离恨,新愁添旧恨何穷,剪不断,理还乱。那个有着无比嫉恨的宋太宗决心毁灭一切,不久他就被赐死了,数月后小周后在悲痛欲绝中郁郁随他而去,化着千山杜鹃,寻找故园的一棹春风。

然而反观那处心积虑的宋太宗,谋害了兄长,赐死了李煜,凭着至高无上的权势,并没有获取一个女人的一丝芳心,他的一生在惶恐不安与良心的遣责中度过。曾经的巧取豪夺,千古以后留下


的是世人的憎恨。反而李煜以他的悲伤感动历史,让我们相信他终于回到了故宫,昨夜的东风又拂过小楼,他在凝听小周后风中绽放的笑声。



扫描关注微信号
—"解语花文学"


分享到:
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杰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
Search Engineer Indexed Pages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17 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黔ICP备12005037号-1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唯诺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