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  赞助本站  在线投稿


我们就这样走过

发表时间:2021-2-27  作者:佚名  浏览次数:89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——爱恨你我都懂

我们旅游菏泽,不管,别人说她“很破”

我承认,从读大学到毕业工作,我曾羞愧于说我的家乡,那点点的自卑,包含着对家乡的失望。可是,无论走到哪里,都不能抹煞我是菏泽人。曾经,我为经理一句“西来的”大恼。一直我认为,西来的又如何?我们漂泊在山东乃至全国各地,为了生活靠自己的双手经营生活,建设祖国。我们不偷不抢,为何还落得如此下场?

如果,你也如此看我,那我们就不只是错过。若果你说,走,我们回菏泽,那么,此行我们携手走过。

生长在农村的我,从来没有逛过菏泽市里,更不用说牡丹花容为何。那么,我们就一起旅游菏泽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org.cn )

跟我回家,不要问为什么,我想你懂得

走过两行白杨搭接而成的林荫大道,看着一排排红砖黄瓦的农家居所,穿过麦浪滚滚的农家田,我们回家。虽然,家,装修不豪华。爸妈,也不是文人学士,但是,那是我的家。

陪娘摘菜,那是我资记事起都会做的。帮妈做一桌简单但看到不乏食欲的饭菜,倒上一壶酒,陪爸爸畅饮几盅。爸妈,谈不来国家大事,说不上诗词歌赋,愿你不要有所反感,因为,我就是出自这普通的家庭,何况我们有谁能改变过去?如果,可以,那谁有会把希望寄托于未来呢?

去看看我的小学,纵然,她已满目苍夷

离开家,我们步行好吗?从村庄后面延伸到学校的那条小路,我曾经步行了六个春夏秋冬。如今改变的,只是我长大了;只是往日泥泞的土路,变成了石子铺成的公路;只是路旁的白杨被人伐了又植,植了又伐,常年不在家,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换了几茬。总之,路旁从来都不乏他们的身影。

我们肩并肩走也好,前后走也好,只希望,有你陪我去上一次小学。

游走镇上中学,曾经,是我走进一中的源地

校前的公路,如今已修改成国道。车辆来来往往,已不现当年。那年初三,我曾在回家的路上骑着自行车背地理,这个有谁相信呢?

我们走在校园的甬道上,看花园各色丰满的月季绽开。看一排排的瓦房教室,和你诉说,我曾经是如何为进县里最好的一中拼搏。

曾经,课间操满是灰尘飞扬的操场,我也不曾知道她是否已经被整改。记得,每个暑假开学,我们所要做的第一个事情就是拿着各家的铲子,到操场上割草。曾经,我们排着队,拿着工具,兴致勃勃地奔赴操场,石灰分割的区域里,我们让尘土再次飞扬。

冬天的早晨,操场上白雪皑皑,几只小麻雀在枝头蹦跳着,伸出手指,写下:我一定要进一中!雪化了,梦也实现了。

我们去一中,去那个村里人乃至县里人常说的“进一中,等于半个大学生”的地方

我们环走护城河,她的两旁,有如济南的垂柳。夏天,你可以看到碧绿的河面上,浮着棵棵水草,幸运的话,会看到几尾鱼儿在欢快游荡。那两旁的垂柳,在风中摇摆着群裳。

护城河的北面,赫然印着“**城一中”,这就是那个让我充满恐惧的地方。以全县426名一榜生的成绩走进,三年后,却以专科生的身份走出,遗憾一生的不过如此。

紧排学校围墙的是合欢树,记得,领取录取通知书时它们开的格外地旺,如果我命中本科,兴许当时我不会觉得它刺眼。苦读三年,哀怨一场。想让你知道,我虽没有读上本科,可是,在这我真的废寝忘食地努力过。

接下来的路程,我可以和你去看看你的家,你的学校,一切我未与你走过的路。以后的路,我们一起走下去好吗?就这样,走下去。。。。



喜欢就打赏吧!
关注微信公众号
"解语花文学"



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天婕商城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友情链接 | QQ客服 | 赞助本站 | Manager

A
Search Engineer Indexed Pages
解语花中文网(xieyuhua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21 by xieyuhu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 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ICP备案:备案进行中  E-mail:87340096@qq.com   本站法律顾问:唯诺律师事务所